故慌.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

【糖锡】栀前溪

闵玧智×郑号锡
/BG短篇 HE
/微情欲
/文徐南斯
/第一次写防弹少年团的文请多指教

“欧巴要不要帮我把头发扎起来。”

郑号锡第一次听到这话是在高二那年的傍晚,那时候是八月底,南方甚至还会刮点风,凉嗖嗖的,他意识到夏天要结束了。
“很热吗?”他犹豫的接过那皮筋,但是他根本就来不及推脱就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女生转过身去。
“欧巴不会连头发都不会绑吗?”郑号锡看着她的后脑勺,听到她悠悠的清冷声音传来,无奈的笑笑。
“头发长了吗?要不要去剪短一点……”伸出手去拢起她鬓角的发须。在绑皮筋的时候怕她被勒的疼,特地放轻了动作。
“欧巴认为,我留长头发怎么样?”那女孩双手环胸,稍微偏了点头,语气带了点期待,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随便啦,你怎么样都很好看……”郑号锡忍不住呼出一口气,看着绑起来的那撮头发,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
闵玧智转过身,嘴角微微的扬起一个弧度。“谢谢欧巴。”
就在郑号锡刚想回一个安心的温柔笑容时,就被眼前迅速放大的精致面孔惊的愣在原地。
嘴角感觉到温暖的触感,距离被拉进,郑号锡甚至可以看到她微颤的睫毛和眼底的得意神情。
当嘴角软软的触感散去后,郑号锡呆呆的望着闵玧智的眼睛,手刚想摸向自己的嘴唇时,却被闵玧智一下子拉住了手腕,微凉的纤细手指带来的触感让自己缓过了神。
“呀欧巴,这可是我的初吻呢。”少女清明的眼眸就那样盈满了笑意,恶趣味的眨眨眼,好像阴谋得逞的幼稚园小孩子可以允许去游乐园一样。
“欧巴要对我负责的。”
郑号锡眨了眨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二天,全校的论坛炸开了锅。
高一六班那个外号为“冷都女”的猫相女生闵玧智和高二一班温柔的吸引粉丝无数的郑号锡学长在一起了。


在闵玧智高考的前一天晚上,郑号锡小心翼翼的躲过吃鸡吃的火热的室友,跑到宿舍楼下面,拨打了电话。
“欧巴。”熟悉的清冷声音却在接到电话后变得甜腻了些,甚至还有一点撒娇的意味。
“呐玧智,今天早点睡,然后不要吃辣的东西喝点粥,明天早上千万不要起晚,记得让你哥哥叫你,明天早上吃点面条然后记得带准考证,你记性挺好的但是要把准考证放在桌子上,然后笔和纸你就不用带了这次高考改革……”郑号锡絮絮叨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闵玧智不耐烦的打断:
“欧巴我又不是小孩子啦,我都知道的。”
“但是你高考……我不放心啦……”郑号锡像个老父亲一样担心的说。“一定要万无一失啊。”
“好啦好啦,欧巴我会好好的啦。我对自己有信心的。因为我是要和欧巴考一个大学的人的。”电话那头自信满满的声音逗得郑号锡忍不住笑了出来。
“乖。快去再看看书吧。”宠溺的语气好像要溢出电话,像一条蜿蜒的细长水流,然后顺着闵玧智的耳朵流到心里。
“欧巴拜拜~”不忘了最后说再见,然后立刻挂了电话看起了书。

当朴智旻看着在大一新生入学那天兴奋的像打了鸡血的郑号锡,默默地扶了一下额头。
“大哥,你激动个啥啊。”朴智旻在第五次看着郑号锡向门口张望时,忍不住开口说了句。
“……没什么。”郑号锡摇摇头,眼底的欣喜却是掩盖不住。朴智旻内心又是一句妈卖批。
直到看到那抹有点瘦弱的高挑身影,干练的齐肩短发和两个与身材毫不相符的笨重行李箱,郑号锡以迅雷不及掩耳冲过去。
朴智旻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跑过去的。
闵玧智正缓慢的走着,东张西望的时候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过来,笑着挥了挥手:“欧巴!”
因为跑的太着急而被累的大喘气的郑号锡忍不住弯下腰擦了擦汗,闵玧智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拿出纸巾擦了擦他顺发梢淌下来的汗水:“干嘛那么着急,我又不会跑掉。”
郑号锡也冲着她咧开嘴笑了,眼睛不自觉眯了起来。
“呀郑号锡你怎么跑那么快……啊嘞这位是?”朴智旻追过来刚要发牢骚,却在看见眼前这个个子略高身材偏瘦面目清秀的姑娘愣了一下。
“忘了介绍。玧智,这位是我室友朴智旻,人很好的。”郑号锡笑呵呵的向闵玧智介绍着。
“智旻学长好。”闵玧智礼貌的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声音却不自觉冷了几度,礼貌又疏远。
“你……你好……”朴智旻尴尬的点点头,然后看着那两个硕大的行李箱,随手就提起来一个。“喂,郑号锡,愣着干嘛,走啊。”
郑号锡如梦初醒的拿起另一个箱子,拉着闵玧智就走“女生宿舍……在那边,走,我带你去。”
“呐。”她点点头,拉着郑号锡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在两个学长的帮助下闵玧智很快的找到了宿舍楼,回头冲着郑号锡和朴智旻笑笑“谢谢学长,谢谢欧巴。这么热的天还来帮我搬行李。”
还未等郑号锡说话,朴智旻抢先一步开口:“没关系玧智,我们不累。”
“记得收拾好行李,然后去报道,晚上收拾完记得给我打电话,看一眼新生指南然后门禁……”郑号锡又忍不住唠叨了起来,闵玧智眨眨眼然后吐吐舌头,又一次打断了他:
“欧巴又来了!”有点无奈的叹口气,然后直接拿出钥匙拉开门,不忘回眸冲他一笑“欧巴先回去吧,拜拜~”
门嘭的一声关上,郑号锡愣了下,然后冲着门做了个鬼脸,拉着朴智旻就走。
“呀郑号锡,给我个解释?”待朴智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郑号锡拉到楼下了。
“我女朋友。”懒得和他再说太多,郑号锡懒洋洋的走着。
“我怎么就不知道你有个女朋友?别告诉我你在高中就已经开始和她交往了。”朴智旻难以置信的长大了他的嘴,仿佛要把郑号锡瞪出个洞来。
“嗯。”
“呀,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学妹挺好看的。我刚才瞟了一眼她的新生报道单,电话号码是……”
“朴智旻你别给我打她主意!”郑号锡语气一下子就强硬起来,眼睛好像要冒出火来。吓得朴智旻连忙认怂“我错了我错了。号锡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郑号锡这才放心的点点头,继续走着。
“但是学妹真的很冷啊……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朴智旻还是不高兴的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她只是不喜欢和别人交流而已,和她认识久了就好啦。”提起自己的女朋友,郑号锡眼中含笑,嘴角含春的样子真是闪瞎了朴智旻的钛合金狗眼。
“算了算了,我要去找南俊哥吃鸡,你看你在这里秀恩爱。”朴智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别了郑号锡,就跑去找金南俊了。

毕业后,郑号锡他们一伙人跑去吃了顿散伙饭,顺便叫上了闵玧智。惺惺相惜的说了一顿话以后,朴智旻语重心长的拍着郑号锡的肩膀说:“哥以后要好好对我们玧智啊……”
郑号锡嫌弃的拍开他的手“这不用你说。”
“唔…我真的没想到你们真的坚持了那么久了…”朴智旻说着说着突然开始掉眼泪,眼睛红红的。好像被人欺负了一样。
“喂…喂你别哭啊…”郑号锡手忙脚乱的去安慰他,缓缓抚摸他的后背。
直到最后,唯一清醒的两个人:郑号锡和闵玧智,把七八个喝的烂醉的壮汉全部都送回了宾馆,在最后送朴智旻的时候,发现他意识居然还有点清醒。
“呀智旻。好好睡,我先走了。”郑号锡拍了拍他的肉脸,刚转身要走,却在回头看着玧智有点迷茫的眼神愣了一下,刚想要再看一眼朴智旻却被玧智拉走了。
出门坐上了出租车,郑号锡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顺势靠在闵玧智的肩膀上蹭了蹭,却看见她表情凝重,吓了一跳。
“玧智……怎么了?”
“欧巴知道智旻欧巴为什么哭吗?”玧智突然开口,语气似乎有点难过。
“不知道……”郑号锡一头雾水的摇摇头。
“刚才智旻欧巴在你转过身的时候,用口型和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他说,'替我好好照顾他'。”

郑号锡足足愣了一分钟,然后才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心尖却泛起酸意。
原来那么多事情,都情有可原。


毕业后郑号锡顺理成章的找到了一份高薪的计算机工作,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每天都去学校门口给玧智送便当。又因为玧智最近在忙毕业论文每天见到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那段时间郑号锡一下班就给闵玧智发一个微信,就算她不回也没关系,因为郑号锡很了解她,烦躁或者忙碌的时候不碰手机。
时间过得很快,在闵玧智收拾东西离校那天,郑号锡作为家属混进学校来给她收拾行李。
“欧巴其实不用来的。”闵玧智伸出纤长的手指摸了摸郑号锡为了搬行李而满头大汗的脸,回头拿了纸巾给他擦了擦。
“我怎么可能不来呢。我的女朋友在搬宿舍诶。作为男朋友的我怎么可能不来。”郑号锡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她整齐的头发被自己揉乱,又给她整理好。
“走吧,我们回家。”

“欧巴要不要帮我把头发扎起来?”
郑号锡最后一次听这句话是在他们结婚十年后,突然的称呼让他差点失了智。自从结婚以后就只叫号锡或者不叫姓名,很久以前的称呼被突然叫起,既熟悉又陌生。
他坐在沙发上,放下了报纸,抬眸看了一眼在阳台上浇着花的闵玧智,头发也从短发变成了微卷的长发,随意自然的披散在肩头和后背,她就那样看着郑号锡,笑的甜美。
郑号锡缓缓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皮筋走到阳台,扳着她的肩头,让她转过身。
将前面的头发都捋顺到后面,捋成了一缕,然后放轻了动作,开始给她绑头发。
直到给她绑好后,郑号锡居然心里还会有自豪感。
闵玧智笑盈盈的转过身,然后淡淡开口:“这是我第一次和你表白的时候让你做的事啦……现在想想,真的好幼稚的。”
“你还记得你之前说什么了吗?”郑号锡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花洒,然后放在阳台瓷砖上。
“……好像是让你对我负责啊,好幼稚。”闵玧智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视上郑号锡那双温柔的眼睛,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脸。
面前的俊脸突然被放大,还未反应过来嘴唇就被占领,唇瓣互相厮磨,舌尖舔过牙齿,轻松的被撬开牙关,闵玧智闭上眼睛,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回吻。
一阵亲吻后,闵玧智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的红潮却还没褪去。
然后她感觉到了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和充满磁性的嗓音。
她知道她的后半生都得听着那声音入睡了。
“玧智呀。”
“现在你得对我负责了。”

【END】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